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8-668-998
手机:13976785548
地 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常见问题 >
接受各种研究者的观摩;我们是商业手段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4-07
9:45:09 
——对“郭敬明事件”说出我的话
今年夏天我第一次见到了残雪。去时忐忑,有隐隐的激动,仿佛为了证明某种秘密的猜想。她是一个不会感到燥热的人,在遮蔽得密不透风的房间里,
 
她镇定自若地坐在我对面,长衫长裤,一丝不苟。这使我相信,她的内心也被这样严严实实保护起来,决意与世界隔绝
她远居京郊,几乎一年都不进一次城;她苦研外语,为了让自己更精微地去探微《神曲》、卡夫卡、詹姆斯·乔伊斯以及博尔赫斯;她对这个糟糕的世
 
界上更为糟糕的中国文学现状愤怒不已,而文学界对这个作家似乎也达成了一种可耻的沉默;她被莫名其妙的病痛折磨
,但每天不辍地携先生在小区长跑——她太像自己小说里的人物了,与世界同构,又更异质。
面对残雪,我内心的坍塌是显而易见的。我尚在懵懂之间,就已经成了一位“明星作家”(我与郭敬明被媒体定义为“80后金童玉女”),我以往的作
 
品曾经被各种力量推举上一条招摇、喧嚣的道路。我的同龄人(那些声名显赫的80后作家)也有很多是工于心计,不计
后果甚至虚构荣誉的。我们总是那么轻而易举地忽略,原囿甚至是放纵自己的过错,向着一个邪恶的桃花源飞奔。我们之中,是否有人真的察觉,这是
 
一条与文学、与我们最初的梦想南辕北辙的道路?
中国文学界的微型“奥斯维辛事件”
由于太多敏感的背景,又害怕引起各种猜忌而伤及自身,我很长时间对郭敬明“拒绝道歉”一事噤口不言。现在看,我们的沉默已经清楚显示了我们这
 
代人已经缔结了一桩不道德的交易:我们在场而不作为,我们明了而不声张,我们围观而不援手,我们爱惜自己的羽毛
但不善良……
其实,在抄袭事件刚发生时央视一档节目《文化访谈录》里,郭敬明的闪烁其辞和一位现场嘉宾(可能是一位学生吧)对郭的毫无廉耻的支持(他说,
 
即使抄袭,我们也支持郭——大意如此)就曾令我大为震惊。其后媒体的各类反应更是我面临一种“价值的虚空”。我
承认,那段时间我几乎所有的梦境都与此有关。但除此之外,我做了什么呢?
我们曾经是一群有着纯粹文学梦想的少年,当那些年轻而稚拙的作品呈现于世的时候,我们被迅速套上了“80后”枷锁。从此,我们成为了文化标本,
 
接受各种研究者的观摩;我们是商业手段,被各色人等用来攫取利益;我们是娱乐道具,被媒体和各类言论反复把玩…
…终于,我们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自我残杀:为自己编织一顶顶虚无的荣誉花环,开始各种和文学风马牛不相及的游戏……直至“郭敬明事件”的爆发,
 
预示着我们这代人肆无忌惮地走向了我们梦想的反面,我们正放任自己越过一条又一条底线。我仿佛看到了一场微型的
“奥斯维辛事件”正在上演。
我是不是危言耸听了?欧洲人反思奥斯维辛,是在“世界的血”之上的自我拷问与自我鞭打:恶在我们每个人心中,这也许是人性使然,然而恶会一次
 
次胜利,这是人类的耻辱。而我们这些年轻的作家及拥趸们对历史野蛮经验感到天然的亲切,甘之如饴,这才是令我感
到无边的恐惧和绝望的地方。
“郭敬明事件”和围绕在周遭的欢宴是一个把心灵支付给魔鬼的无耻仪式:盗窃有理,掳掠光荣;小盗窃铢,大盗窃文。当法国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
 
勒庞在煽动种族主义仇恨时,整个法国都在为之羞耻。而“郭敬明拒绝道歉”却成为我们娱乐版的暧昧话题,成为网络
暴力的守护对象。
2006/7/5 21:09

友情链接/LINKS

Copyright © 澳门银河娱乐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粤ICP65985475-1
电话:4008-668-998   13976785548邮 编:329465598@qq.com
地 址: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
QQ:329465598技术支持:http://kqexpo.com
广州某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专业从事智能服务机器人制造和销售等业务,欢迎来电咨询!